哲維爾專訪:「曼城和利物浦定下標竿,但我們有力追趕」

很少球員會遭此起伏,但即使如此,哲維爾仍然積極樂觀。

哲維爾終於傷癒可隨軍往美國集訓。
哲維爾終於傷癒可隨軍往美國集訓。

*下文節錄自網媒《The Athletic》文章 (需付費訂閱)

哲維爾身上有很多紋身,其中包括 2021 年的歐冠盃錦標、他的出生年份 1996 等。但他仍夢想能再加上兩項錦標的圖案:英超聯及世界盃。

「我盡力確保仍有空位多放一些錦標。世界盃會比〔歐冠盃〕這個大一點。」

可能最能反映哲維爾這個人的是他臂上這句刻文:「你永遠不會去到你想到的地方,你永遠只會在半途上。」他說:「你永遠去不到那裏。」

14 個月前高舉歐冠盃錦標已是消逝的回憶。在歐洲國家盃 2020 中,哲維爾是除門將外僅有三名未有上陣的球員之一。在新的英超球季開季首一個,杜曹起用馬高斯·阿朗素。當他在車路士和國家隊表現提升時,卻十字韌帶受傷而令球季提早終結。很少球員會遭此起伏,但即使如此,哲維爾仍然積極樂觀。

他說:「羅渣士〔他效力李斯特城時的領隊〕三年前對我說,事情發展順利時不要太興奮;諸事不順時也不要太失望,保持平常心便好。我緊記着這一句,因為球圈中每個人都會經歷非常好和非常差的時候。」

「這聽來有點老套但這正是這應付這兩種情況的方法。你只需確保你保持謙遜、經歷好壞的經歷也能腳踏實地。繼續努力,事情自會解決。」

受傷前的他表現超卓。去年九至十月他連續為車路士正選上陣八次,其中七場獲勝並取得 26 個入球,他自己也製造了三個入球。為英格蘭上陣對安道爾也取得他首個國家隊入球。但隨後對祖雲達斯 4-0 大勝他卻受傷。

他回憶說當時以為傷勢不太嚴重,翌日更沒有腫脹跡象,因此最初以為不需動手術。約五星期後他以為可以隨隊作輕鬆操練,怎料問題重新出現。「那沒大痛楚但與在對祖雲達斯一仗的感覺一樣。我知道我不能在我職業生涯每個月都這樣吧。安迪〔威廉士隊醫〕翌日來到,我們決定這並不妥當,便決定動刀了。」

接下來的兩星期車路士便失去了榜首位置直至球季結束,列斯·占士隨後大腿筋受傷更是雪上加霜。

「我和車路士上下都很難受。我們列斯都喜愛我們的踢法、都對我們充滿自信。我們有點友善的競爭,看看誰能取得更多入球和助攻。球隊表現真的很好,大家都很高興。」

「傷患是足球的一部分。那是一段困難時期。但不單我和列斯,其他球員也有些受了傷,新冠疫情等也〔可被用作〕上季表現的藉口。」

但哲維爾否認上季成績差劣:「我不認為上季是一個差勁的球季。我們贏得兩項錦標、打入兩項盃賽的決賽以及〔在英超〕取得首四位。因此我不會說上季強差人意。在歐冠盃我們很接近能打入四強。對手是皇家馬德里,如果你問我那實在不差。」

上季哲維爾和列斯·占士只曾六次一同上陣,對球隊成績有莫大影響。
上季哲維爾和列斯·占士只曾六次一同上陣,對球隊成績有莫大影響。

這還加上下半季球會受制裁及賣盤的旁枝,直至五月底才落實由保利 / 清湖財團收購。幸而新班主有志於增強球隊實力。以 £47.5m 羅致史端寧的首宗收購即將完成,更多的還在後頭。

隨隊前赴洛杉磯參與季前熱身賽的哲維爾表示,現在易主一事塵埃落定,隊中氣氛也有明顯改變:「我們〔球員〕不太感受到壓力,但在球會而言那令眾人輕鬆了不少。現在一切已獲解決——明顯我們看傳聞與你們一樣——我們可以拋諸腦後、我們有新的班主,事情看來很棒。他們想參與其事及投資其中。球會現況良好。」

「這是車路士,我們想贏取重大錦標。我們擁有一支強隊。希望我們能加入一些好球員。我們有一位好領隊。新班主。很好的訓練場。良好的職員。因此一切都在位了。現只待我們努力和互相激勵去實現目標。」

「曼城和利物浦過去五年定下標竿,其餘所有球隊都希望趕上。我作為車路士球員,我認為我們與他們最接近。上季我們在不同時段顯示能與他們競爭,但他們展示的穩定性——他們不是一季的霎眼嬌,他們過去五年每季如是。這正是我們想趕上的。我們在更衣室與職球員都談過,那穩定性是我們要達到的。我們擁有具才華的球員。我們在兩年前的歐冠盃展現過出來。我們上季前半段踞榜首時也曾展現過,我們也以 4-0 擊敗祖雲達斯。」

「我們知道我們很難再找一名更好的領隊了。我不是信口開河。他真的在各方面都好得不能置信,而他也對我們充滿信任⋯⋯因此現在是我們辛勤工作和達成那球場上穩定性的時候了。」

捷維爾在歐國盃2020受到冷待,但他矢言今年的世界盃要奪得正選席位。
捷維爾在歐國盃2020受到冷待,但他矢言今年的世界盃要奪得正選席位。

球會以外他對自己在國家隊的發展也充滿期望。「奇怪地說,這傷患剛好在完美的時間出現。現在距離世界盃還有四至五月而我已可復出。如果我由現時至那時一直表現良好我有信心能打入隊伍。這是我心靈的進步空間。」他表示在他受傷時,英格蘭國家隊領隊修夫基一直與他和車路士職員聯絡。哲維爾說能得到他關注令他感覺積極。

「我在世界盃擔任正選的機會有多大?那是我百分之百的目標。我在記憶所及之時已夢想參與世界盃,而知道那近在咫尺令我更積極去穩住位置,不單為我自己而且是為了我的家人——尤其經過歐國盃的困難時期。」

「如果我可以首席左後衞的身分前赴世界盃、與團隊表現良好,那會十分棒。這不單會是的職業的而且是人生的高峯,因此未來的三四個月,我會盡我所能確保那位置是屬於我的。」

若看到哲維爾正正那樣做並且加添一個紋身時不要感到驚訝。